胶南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NBA

眼光不行的她给感情交了昂贵的学费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09:07:08

文/白茶心

有的人,天生就是发射器,不断地发射信号。有的人,既接受信号,也发射信号。还有一些人,只会接收信号。在爱情里,只会接收信号的人,性情上就容易有短板,智商总是使人捉急,避免不了吃亏多些。

1.

丝丝想着罗生有段时间没有联系她了,便发信息给他约他。

“这几天没有空啊。”罗生隔了很久才回信息。

“很忙,要出差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是什么呢?”丝丝想着,为什么不能说清楚,要她问。

“我今天晚上跟李总吃饭啊。”

“那明天呢?”还要不停的问。

“明天有老同学约我。”

“那后天呢?”丝丝不死心。

“后天见陈总啊。大后天我组织群聚会。周六我去郊区爬山。”

丝丝懒得再问他了。她想,他们都两周没有见到了。谈个同城的朋友,像谈了场异地恋似的。

丝丝和罗生认识,是在一个聚会上。罗生眼里满了热切,望向她,频繁向她发射小星星。她礼貌的微笑。过不多久,罗生便端着羽觞坐到她身边。

他柔和地笑着,轻声跟她聊天。得知她单身后,他也告诉她,他单身。走的时候,又借着酒意,说自己喜欢丝丝。他拿出自己的手机,叫她把号码告诉他,他要加她微信。

丝丝说不熟,不加。

好吧,那就不加吧。他闪着腰走了。过不多久,丝丝收到一条加好友的信息。上面写着,不告诉我,我也要得到你的联系方式。

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罗生是很忙碌的人,忙着聚会,忙着赚钱,也忙着享受。

他喜欢吃,说到吃,可以爬墙壁。他时不时在朋友圈晒吃各种美食的照片。他喜欢呼朋唤友,朋友遍天下,不论去哪里出差,总是要见各种各样的朋友,然后在朋友圈晒快乐。

白天及夜晚,他在办公室,在酒桌上,在人群环绕中度过。深夜了,丝丝睡了,他会给她留言,说想她了。

丝丝通过朋友圈,知道他的生活,了解他的为人。丝丝以为朋友圈和自己的眼睛不会骗自己。丝丝以为他是个可以给朋友带来快乐的人,也是可以给自己带来幸福的人。

眼光不行的她给感情交了昂贵的学费

两人暗昧了半年,见面次数不多。到了第三回的时候,罗生说,我想去你家里。丝丝说,我家里不方便。罗生说,我就去看看。丝丝谢绝了。

后来,罗生说,我想要你。丝丝说,有点快吧。罗生便有点恼怒说,你不喜欢我吗?

丝丝说:“喜欢啊。”

“喜欢就给我,喜欢就要有行动。”罗生总是这样说,想用这句话来挟制丝丝。只是丝丝总是谢绝。

罗生便很久不理她。丝丝其实是喜欢罗生的。但是不想变成p友,她想要两人有更多的交流,她喜欢说话,喜欢两人静静地坐着说话。她希望感情能顺其自然的发展。

2.

到了第四回,在外边吃完饭,罗生说一定要送丝丝回来。丝丝说没必要了,他愣是挤上车,丝丝有点感动,那天吃完饭快到11点了。

到了楼下,他说楼道黑,我送你上去,不然我不放心。丝丝拗不过便由着他了。进了屋子,他张望着丝丝住的房子,说,挺干净的。像你。丝丝说,我妈妈收拾的。

丝丝把包放下,给他一瓶水,然后站着等他走。他说不让我坐下?便自己坐在沙发上了。

“过来,陪我说会儿话。”他拉着丝丝,要丝丝坐到他旁边。

他说我想你,想抱着你。说着话,便围绕过来。丝丝被他抱着,有点紧张,身体有点僵硬。

他亲着她的头发,给她说着甜蜜的话儿。亲着亲着,亲到嘴唇了,又到脖子了。丝丝忙挣脱出来,奈何他力气很大。

一会就被压倒在沙发上,他就要掀起她的衣服。“不要,不要。”他继续说着我好喜欢你,忍不住。一边要把她的衣服脱了。

丝丝说:“我不方便,我在例假期间。住手!”他看丝丝挣扎得很利害,便住了手。

“你就这么不愿意?”

“我真的不方便。再说,我们也没有到那一步。”

“骗子,你骗我吧。”

“没有,是真的。”

他不信。瞪着她。丝丝整理好衣服,坐得离他远远的。

两人冷场了。过了一会,他又要欺过来。

“我又不是没有过女朋友。例假期间也不影响。”

“你怎样这样?这样很不健康的!”丝丝有点火大。

他看她十分不情愿,说:“我从不强制人,不愿意就算了。”说完,开门走了。到家后,也不发信息给她。

他可能很生气了吧。丝丝想,可是又想,他这样欺负人,又好像很没有素质的模样,真使人生出点讨厌。

但架不住他好一阵子没有联系她,又有点想他了。

丝丝开始翻他的朋友圈。看到他一年前分手后颓丧的模样,半夜发着寂寞又孤单的信息,又出了车祸,看着他腿流血的照片,忽然有点心疼他。又往回翻他说过的那些甜言蜜语,女人哪,总是那末心软。

3.

过了两周,罗生又跟她说早安。丝丝便谅解他了。

他说怕她不开心,所以这段时间没有联系她。

他们又恢复正常的信息交流。只是过不多久,他半夜的时候,打电话给她,说自己十分难受,希望她能陪着自己。

他说,我打车来找你。那么晚,丝丝自然是不答应。他便又继续恼怒。

后来,有一天,他说,如果晚上她不允许他来找她,两人就没有以后了。

丝丝说为何不是去你家?他说家里不方便。

丝丝想,他是不是骗她的,他可能是有家庭的。

但是他赌咒发誓,说自己是单身,可以请朋友作证。他说得那末真切,丝丝相信了。

丝丝听完说自己要睡觉了。他便开始说她自私,不照顾男朋友的感受。

两人又冷战了几天。他又开始联系丝丝。

有天晚上,他又说了,又开始死缠烂打。架不住这个,再说丝丝想知道,他是不是真的喜欢她,还是只是想得到她的身体而已。于是答应晚上一起度过。他欢天喜地地说等会要打车过来。

丝丝说我不想去我家。她想,要是两人从此老死不相往来,至少自己的小窝没有留下这个男人的不好回想。

丝丝说去酒店。他说你定一下酒店吧。丝丝说你定吧。他说我在外面忙,你定吧。丝丝问定哪里,她挑选了几个离自己比较近的地方。

他说那些酒店不好,不上档次。他给她几个地址,都很远。丝丝说,你定吧。他说你定吧,宝贝,我在忙,忙完我早点来陪你。

丝丝说如果我定,太远了,我不想去呢。他说宝贝,打车很快的,半小时就到了。

丝丝犹豫了很久,便打电话定了酒店。订好了又后悔了,不想去。他说,宝贝,你一定要来,我真的好爱你。一定要来。

订好酒店,丝丝换了衣服出门去。打车差不多快一个小时。

到了酒店,要出示身份证,丝丝登记了一下,预支了房费,她感觉好像很多人都在看着她似的。那酒店很贵,装修得十分奢华。

过了半个小时,他便上来了。然后电话丝丝问房间号。丝丝说,你怎么上来的,不是要登记吗?丝丝紧张地只告知他楼层,忘记告知他房间号。他滑头地笑了,说这是一个好酒店,他自己上来了,不用登记的。

丝丝很紧张,毕竟她知道一会儿要发生什么。他叫丝丝去洗澡。洗澡后,他自己进去了。洗好后,到了床上,抱着丝丝。

他很快要进入正题了,丝丝说,要戴T。他说,我不S在里面,别担心。丝丝说,不卫生。他吻着她说不要紧。

丝丝推开说不行。他便恼怒了。说这算甚么。丝丝坚持说,不用套就各自闪人。两人沉默了10来分钟。他说没有买。

丝丝说自己买了。她给他,他说好。丝丝看着他戴好。

中途,丝丝发现他已悄悄把T摘了,丢在一边。这个发现让她愁闷不已。

过后她觉得很难受。她说自己难受,他说又不是第一次。

罗生自己去洗了澡,丝丝觉得很冷很难受,便蜷缩在床上,她很想他来关心她一下。他洗完澡,便叫她去洗澡。洗完回来,他已经睡了。

他背对着她,睡在床的另外一边,离她远远的。丝丝悄悄地挪过去,用手环着他的腰,环着这个刚才还跟她那么密切的人。

他推开她说,不舒服,靠的很近,太热了。丝丝抱着被子,睡在另外一头,身体和心理都十分难受,她睁眼到天明。他呢,则开始打呼,并不断地挠身上的痒痒。

眼光不行的她给感情交了昂贵的学费

凌晨好容易到了,丝丝看着一丝丝光亮透过窗帘缝隙透进来。

两人一起下楼。丝丝想,他会不会去结账呢。但是他完全没有那个意思。他走到门口去等她,离得远远的。

丝丝便自己走到前台去结账。结账后,便开了一张发票。

两人无话,一直走到大路上去打车。丝丝说,我有点难受。他说,我要去上班,你自己叫车回去吧。说完,叫丝丝叫车,自己也叫个车。

他的车先到,他上车走了。那天太阳好大,丝丝在车里冒着冷汗,只觉得浑身都不舒服。

她想,就当作就是花点钱睡了他吧。她看着那张发票,想着自己的傻气和幼稚,抬手把发票揉成一团,撕掉了。

4.

丝丝以为这事完了,因为她通过1夜,看清一个人,也看清自己。

不多久,丝丝发现自己浑身起红色疙瘩,而且,得了妇科疾病。这真是无尚的郁闷。丝丝闷头请了几天假,想着像个鸵鸟一样把头埋起来。

眼光不行的她给感情交了昂贵的学费

爸妈过来看她,看她不舒服,强拉着她去医院看病。医生询问的时候,丝丝简直难以启齿。TMD,这个贱人,真是害人不浅。

丝丝又吃药又用洗液又涂药的,总算把病给治好了。

但想起这事,她就火大。妈妈看她愁闷,开导她,说:“你现在眼光不行,就当花钱买个教训了,交了学费了,可以毕业了。如果你相信妈妈的话,下次妈妈给你把关吧。”

丝丝点点头。心里想,这学费,也太昂贵了,都怪自己,识人不明,又任性冲动。

罗生后来还联系丝丝,又死缠烂打了一阵。但是丝丝已对他没有任何的情义,只觉得厌恶。1想到他的自私和可恶,就觉得自己真是傻到家了。

丝丝便与他虚情假意地相处起来,她发挥自己的魅力,像《回家的诱惑》中回归后的林品如一样,既不给他近身的机会,又撩得他浑身难受。女人不做恋爱的傻瓜,智商马上在线。聪明起来,连自己都怕。

最后,他带着她见了父母,见了所有的亲朋好友,又定下婚期,买了钻戒,拿出户口本,要跟丝丝结婚。丝丝笑着告知他,自己就是玩弄一下他而已。说完,哈哈大笑离去。他则像一个打败的公鸡。

通过这一次,丝丝像是买通了经脉,从此眼睛明亮,理性经营,不多久便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。而罗生,从此后蔫了,好多年都单着。

viagra怎么用

进口viagra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吃法

伟哥的故事

相关推荐